文案写作范文

  • 异乡的捎话人

    按照希腊文词源,“飞散” (Diaspora)原指种子或花粉“散播开来”,植物得以繁衍;自《旧约》以来,该词多表现犹太人散布世界各地的经历[1]。自此,飞散逐渐衍生出特定人群或个人流落到家园以外生存,仍然对家园文化不能割舍,乃至极力维护家园文化特质,免遭其被同化的命运的涵义。飞散具有文化跨民族性、文化翻译和文化旅行等含义,传统的飞散多表达离乡背井的悲凉,而当代意义上的飞散则书写飞散者追寻的精神家园,表现生命繁衍的形式。新意义上的家园不再是实际的地缘所在,而是一种精神归属感;家园也不一定是落叶归根的地方,而是飞散者生命旅程的一站。飞散视角的特质往往是飞散者以跨民族的眼光看待新的文化家园,同时以异域文化对母体文化进行新的文化实验[2]。《捎话》是刘亮程发表于2018年的新作,这部作品由21个章节构成,作者采用非自然叙述的手法,讲述在毗沙和黑勒两国战争背景下,一个精通数十种语言的捎话人库,受人之托,将一头毛驴谢“捎”去黑勒,又因战争原因带着谢的魂魄返回毗沙的经历。在库的“捎话”过程中,又以毛驴谢的视角、战争中阵亡的将军妥与觉的视角、库的回忆和梦境等,多角度地呈现战争场面,以及在战争境况下飞散者的生存状态。本文试图从跨民族、跨边界、跨文化的飞散视角对该文本进行解读,分析作品如何运用模糊错位的情感刻画飞散者因战争产生的离散生活状态,以及特定的飞散个人和群体在对爱和家园记忆的向往中,如何实现其找寻和构建家园的梦想。一、 离散的生活状态在小说中,库三岁时被羊皮贩子拐卖,几年后辗转到黑勒,被他的师傅买下并带回毗沙。毗沙是作为捎话人的库生活时间最长的城市,他在这里学会了数十种语言,娶了同样被贩卖到毗沙的妻子莎,他学着师傅,日日用毗沙语念诵昆经。以至于在黑勒军攻破毗沙城要杀掉所有用毗沙语念诵昆经的人时,库也感觉“自己那条说毗沙语的舌头也被割掉了[3]295。”改宗后的库需要用黑勒语念诵天经,这时的他已经因为念经时带着的“驴性”成为最优秀激昂的天门徒。在面對异质文化时,库通过模仿学习不断更新自己的文化身份,以至于模糊了原有的身份特质。库就在这种离散生活状态下产生身份认同障碍和错位的飞散情感。飞散者对自身的身份认识是模糊的,他们在文化上渴望被认同,却往往丧失了自己的文化。“文学文化研究理论提出,诸如渴望、错位、身份的模糊或丧失等等飞散性情感的形式,都有其历史根源。飞散者的根是文化的根,也是历史的根[2]117。”身份模糊的不单库一个人,而是小说中的整个飞散群体。毗沙和黑勒因不同的宗教信仰而开战,但在百年前,黑勒与毗沙却有共同的宗教文化信仰。随着战争的展开,从前信昆的黑勒人处于新的思想文化控制中,他们以砍头的血腥手段清除依然信昆的国民,且以同样的手段对付信昆的毗沙民众。刚被迫改宗的人们白天念天经,晚上修补被砸烂的昆像,在一次次的宗教和政治战争中同样模糊了自己的文化身份。因战争产生的诸如人羊、妥觉等的畸形物,也在阶级差异中失去身份,产生错位心态。黑勒士兵妥原本身材矮小,他一度希望拥有像毗沙将军觉一样高大魁梧的身体,身为鬼魂后的妥终于“占领”了觉的身体,以至于高高在上,事事处处高觉一等。但是当他以为荣耀地押着俘虏回到黑勒城时,却没有一个鬼魂看得起他。他不仅因战争身首异处,而且因不同文化身份的结合产生错位的心理状态,并由此失去自我。童明在《飞散》中谈到,离散的生活状态并不仅仅发生在身处于异国他乡的飞散者身上,一个人即使生活在自己的故土家园,也可以采用飞散的视角,在精神领域对民族、族裔等做跨越界限的旅行式思考[2]119。《捎话》中多次出现因被贩卖而开始离散生活的人,说皇语的库的妻子莎被贩卖,在毗沙生活十几年后仍心系故乡,希望库能在经过黑勒时找寻自己的父亲。作为飞散者,莎总算衣食无忧,还有朦胧的故乡家园活在记忆里,但身为人羊的特特男孩,自两岁时就在羊圈与羊生活,还被残忍制成人羊,沦为战争的牺牲品。在被毗沙士兵杀害时,他那声似人似羊的痛呼仿佛只让读者感受到战争的血腥残忍,但只有通过跨民族的眼光,才能看见这种境况下飞散者无根的离散命运。二、 “家园”梦想和“非家”幻觉“家园不一定是自己离开的那个地方,也可以是在跨民族关联中为自己定位,为政治反抗、文化身份的需要而依属的地方[2]116。”而作为“家园的”的反义词,“非家幻觉”是“家和世界位置对调时的陌生感[2]123。”飞散者因为这种陌生感,在新的话语环境中依然心存对家的向往。《捎话》里死于毗沙和黑勒之战的将士,在黑夜的固玛战场里阴魂不散,以及黑勒军“墓地之路”的行军路线中出现的鬼魂,一方面代表了人们亲历战争的苦难记忆在现实生活中的不断复现,尤其是“妥觉”——由毗沙军先锋觉的头与黑勒兵妥的身体结合的——这样一个因战争而存在的特殊存在,虽为鬼魂,也未能豁免于战争记忆的噩梦。另一方面也表现他们对“家园”的追寻,如妥觉一样,鬼魂会倒骑在毛驴的背上,希望被带到自己的故土家园,也希望在一阵阵的炊烟和一声声的驴叫中升入天庭,找到最终的可以令灵魂安息的精神家园。也正如战争中的其他畸形生命——“人羊”、乔克和努克、黑丘,甚至与毛驴谢的灵魂相合的库一样,作者分别以他们各自的视角切入,多角度地阐释毗沙与黑勒千百年间的战争史。在彼此的讲述中,他们短暂逃离了对战争和故乡的“非家幻觉”。然而当乔克将军死去后,十万黑勒军被单枪匹马的努克所牵引,他攻占的村庄是他飞散之路中的一个个停靠点,不是最终的家园。弗洛伊德通过对词源的研究,从心理学角度对“非家幻觉”的近义词“暗恐心理”作了解释:“暗恐心理指恐惧之类的情绪,但寻根溯源,却是早就知道早就熟悉的事引起的。”恐惧心理往往自熟悉的场景中生发,换句话说,“非家幻觉”就是亲历过的事件在头脑中的复现所引起的心理反应。作品中库的梦境、毛驴谢的记忆以及妥觉的回忆,实际上是对压抑性记忆的复现。固玛战争是人头的战争,作者此节取名为“飞”,实际是指在妥、觉和库眼中飞来飞去的人头,而“飞”也在库的梦里和鬼魂妥觉的回忆里不可遏制地浮现。库“记得自己三岁时被一个贩皮子的裹进羊皮里带出了家乡”,“两年后库被贩卖到黑勒,买他的是一个驴贩子,库满嘴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直到有一天,一个中年男人看上库骑的那头驴,连驴带人一起买了。这人就是库的师傅[3]117。”从此他成为远离童年故乡在异地漂泊的“异乡客”——没有语言,被人贩卖。被师傅买回家之后的库学会了黑勒话和毗沙话,后来又精通天语、藩语、皇语等十数种语言,然而刚被被贩卖到异地后,因语言不通造成的乡愁感成了他一生中最难以磨灭的伤痛记忆,在无人能听懂他的语言时,他只能学驴子叫,而这一幕也复现在他晚年的生命里。“‘昂叽昂叽昂叽。’库听见这个叫声往自己身体里喊,轰轰烈烈,把他会说的所有语言埋葬掉,只剩下昂叽昂叽的驴叫[3]296。”他心中被压抑的伤痛记忆以驴叫的形式复现,并伴随着惊恐的情绪——“‘我要让说毗沙话的舌头全部腐烂成土。以后从所有毗沙人嘴里说出来的,都将是黑勒话。’库听到这句话时,舌根一阵生疼,仿佛他说毗沙语的舌头,又一次被割掉。”这个会说天底下所有语言的人学习语言的的初衷,是为了寻找三岁以前的语言甚或同乡,可是,没有一个人说他家乡的话,“他向所有说外地语言的人说的第一句都是家乡话,所有人都摇头。”这种惊恐情绪甚至让库由语言的死亡联想到自身的死亡,“库大张着嘴,不知道要说什么,怎么说,仿佛他说所有的语言的舌头都被割掉,只留下说黑勒话的舌头,他在嘴里找说黑勒话的舌头,怎么也找不着,他一着急,脖子一下伸直,嗓子里有一股倔强要喷发出来[3]295。”他的一生所求临死也没有实现,死前发出的乡音也被以为驴叫。面对后天强大的语言和文化,库不得不面对灵魂在异乡被流放的厄运。黑勒士兵妥,因身材矮瘦而艳羡高大威猛的毗沙将军觉,他急于通过战斗证明自己,希望征服觉而获得荣耀,但他首先陷入不能与觉战斗的身份困境——身为士兵的他没有与敌军将领对战的资格。因固玛之战,妥终于得到梦寐以求的觉得身体,他因指挥着觉的身体而高高在上,处处表现着自己的优越感,甚至为了新身体的取名而据理力争,最终鬼魂取名“妥觉”。但是,从毗沙回到黑勒后,他发现这个自己曾经为之浴血奋战以至献出生命的故土家园并没有给他归属感,“妥本以为自己的头带回来一个毗沙身体,就像押着一个俘虏回家,很自豪呢。结果,那些满街的鬼魂都看不起他。”在从黑勒返回毗沙的途中,谢的魂灵附在库的体内,谢的“驴性”虽然使库产生“非家幻觉”,但是他们却因外在因素无法共鸣。改信天宗的库因精通各种语言而得到黑勒王卡汗和买生大天门的赏识,作为谢的宿主,他激昂且具有渲染力的诵经得到天门徒的爱戴,但谢的驴叫总是想从库的身体里脱口而出,这一切被本天门诋毁、被买生大天门阻止。直到库死在被黑勒军攻破的毗沙城前,作为鬼魂的库才实现了与谢的对话,实现了人、鬼、畜之间的心灵捎话。作为幼年就失去家园的飞散者库,无论是从此地捎话去彼地,还是从此地逃离到彼地,他都不是单纯的逃遁,而是寻找自己的灵魂可安之地。但如果他没有学习别的语言而选择用自我孤立的方式找寻家园,只可能得到“说那种语言的舌头都腐烂了”的答案,因为“自我孤立,心中的家园枯萎,飞散同样终止[4]。”三、 “跨界”思维和精神家园的构建《捎话》里不止一次出现一个独特意象——“人羊”——因满足窥探敌情的需要而产生的战争畸形儿:两岁的特特男孩被牧羊人玛江汉从集市上买回并在羊圈跟羊生活了三年,他学会了羊的咩咩叫和四蹄走路,最后被缝进羊皮里,“羊皮变成人皮。里面的人皮变成肉。”最终做成一个人羊。对于飞散者来说,他民族语言和文化是外来文化,它裹挟着飞散者本身而形成人羊坚韧的羊皮,而本民族、本地区的语言和文化就像皮下的血肉一样,存在于它民族文化的羊皮之下。类似“人羊”的形象在文中屡见不鲜,头身结合的鬼魂妥觉,驴和马结合的骡子黑丘,甚至被毛驴谢附体的捎话人库……“人羊”形象与斯宾格勒在《西方的没落》中提到的“假晶现象”有异曲同工之妙,在此书中作者谈到,假晶现象虽然显现出某一文化对其他文化的影响,但不意味着某一文化形态可以被另一种文化形态所取代,“它只是表现了一种扭曲的文化的心灵[5]。”刘亮程笔下的捎话人库就被裹挟于他民族、他地域的文化之中。忘却第一语言、成为掌握并精通所有语言的无根的捎话人,还是寻找民族的精神家园,是库生命里弃之不去的矛盾源泉。如果舍弃童年记忆、舍弃本民族的特质,就失去了自我身份认同和学习他民族语言的根基与动力,所以,库在他民族语言环境下的努力生存,是伴随着自身刻骨铭心的童年记忆。他被贩卖到一个陌生的语言地区,他学习各个地方的语言,其目的就是想有一天找到自己家乡的语言。“他一开始记忆父亲母亲哥哥姐姐的相貌,后来相貌模糊了,就记他们的名字,名字可以一直记住,他经常在无人处用家乡话自言自语,用家乡话说他来到毗沙,后来他逐渐听不懂自己说的话,他就反复说家乡的麦子、羊,最后他用家乡语记住这些东西的名字[3]306。”他通过内部的包容,打破了种族甚至物种间的边界,最终实现了家园梦想和多语文化环境共存。多种语言和文化在库身上实现了和谐共存,掌握一百种语言的库被称为“长一百条舌头的翻译家库”。在他弥留之际,他的捎丢的家园记忆回来了,他看见了妥觉的鬼魂,看见了死去的毛驴谢,他听见了鬼魂和驴子的声音。对于飞散者来说,家园就是“扩展中的跨民族关联中的一部分,其中包含的家园并没有被抛在脑后,而是维系情感用以表述对位的现代性的地点[6]。”《捎话》实际刻画了捎话人库从毗沙“走出去”,又从黑勒“返回来”的地理空间的位移,途中又经历几次惨绝人寰的战争,这对于亲历战争的人来说是异常痛苦的。无论是带着黑勒人头回到栏杆村的毗沙人觉,还是“押”着毗沙人身体回到黑勒城的妥,都没有得到家乡鬼魂的身份认同,他们没有办法摆脱这身首异处对他们造成的巨大伤痛,更找不到他们精神的归宿与立足点。在《捎话》结尾,人、鬼、畜最终实现了美好家园的梦想。从童年故乡到毗沙城内与师傅的家,到与妻子莎的家,再到固玛战场,三岁开始飘零异乡的飞散者库亲历着残酷的战争,他一直寻找着他的精神家园,然而即使在有妻子莎的家里,他也从未体验到家的温情,作为成长之地的毗沙也没有令他有归属感,甚至在他离家三年的捎话途中,他也没有留恋过“家”。他仓促的死亡反衬出战争的残酷,在他弥留之际,是被他忘记很多年的家乡话令他交代清楚自己的一生,他拾起早已捎丢的家乡话,对家乡的童年记忆使他的内心被自己包容和接纳,库对自己捎话,终于使他找到了可以皈依魂灵的心灵家园。成熟的麦田使毗沙军和黑勒军倏忽想起自己的本行,他们扔下战刀,拿起镰刀收割麦子;死去的谢不必被人以“人的属性”限制性行为,她在与同类的交配中尽情展现着“动物属性”,最终实现了生命的大和谐。值得注意的是,小说在开头和结尾的章节中使用了同样的小标题,且捎话人库的捎话路线是从毗沙到黑勒,再由黑勒回到毗沙。作品敘述内容首尾呼应,人物从城市回到家园,小说形成了一个意象深刻的循环。“跨界”思维其实是飞散视角的另一种说法,提倡跨界思维的作家反对固化身份,他们提倡具有跨民族、跨文化性质的混合型身份[2]119。正如鬼魂妥和觉一样,他们最终不再囿于毗沙人的身份还是黑勒人的身份,而只是一个超越了民族国家的、全新的、具有整体性的灵魂“妥觉”。骡子黑丘的行为一半受“马性”的控制,一半受“驴性”的控制,作者在塑造这一形象时,既有一贯的散漫诙谐,又有淡淡的反讽,这类不把飞散者或飞散群体完美化的处理方式,反而使得跨界思想得到深化,也更能体现打破边界才能构建精神家园的深刻内涵。四、结语飞散的精神在于其强大的再生力。“家园”对于飞散者来说不是单纯的出生地,也不是他们离开的地方,而是他们携带着原本的文化,与新的文化产生互动,使原本的文化实现再生和繁衍的地方。与此同时,飞散者与飞散者之间、飞散者与飞散群体之间、飞散群体与其他群体之间产生文化认同感,最终获得一种和谐的生命状态。死后的库实现了对家园的追寻,并怀着这种满足感再次回到飞散之地继续他的“捎话”之旅,因为他意识到,对家园文化的建构实际是对自我的重新建构,而建构本身不是孤立的,它要求飞散者在坚持自身文化的同时,打破边界,与其他民族、地域和种族进行跨文化交流,最终实现人、鬼、畜之间的心灵捎话。[参考文献][1]王小静.飞散视角下的翻译研究[J].湖南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1):95-97.[2]赵一凡.西方文论关键词[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6.[3]刘亮程.捎话[M].南京:译林出版社,2018.[4]童明.飞散的文化和文学[J].外国文学,2007(1).[5]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M].韩炯,编译.北京:北京出版社,2008.[6]童明.家园的跨民族译本:论“后”时代的飞散视角[J].中国比较文学,2005(3).

  • 基于赛车产品开发过程的汽车类创新人才培养生态系统构建

    创新是一个国家进步的源泉,所谓创新型人才,就是具有创新意识、创新精神、创新能力并能够取得创新成果的特殊人才[1-6]。培养创新型人才是大学教育的重要任务。培养和造就工业界需要的、适应社会发展需要的工程创新人才是我国高等院校工程教育的根本目的[7]。随着我国汽车工业的快速崛起,在实现汽车大国向汽车强国转变的征程中需要大批优秀的高素质汽车创新人才[8,9,10],然而,目前我国高等工程教育现阶段存在的问题明显:高校发展目标趋同,应用型人才认可度低,以课堂教学为主,实践创新教学缺位,工程教育师资队伍不尽人意。直接造成在校学生对专业前沿发展了解不足、专业视野狭窄、学习动力不足、专业技能训练匮乏、工程实践和创新能力欠缺等突出问题[11]。著名的学习金字塔理论认为,传统“填鸭式”教学方法学习效率在30% 以下,然而“做中学”教学方法不仅可以使学习效率提高到90%,而且可以很好地锻炼学生在传统课堂上难以得到锻炼的通识能力(团队协作能力和创新能力)。采用项目驱动或者以学科竞赛为导向的方式都是这种“做中学”的不同表现形式,与传统教学方式相比,学科竞赛在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综合能力以及自主能力等方面都有着较大优势,具有特殊的创新教育功能,对培养学生创新能力、优化人才培养过程,提高教学质量具有独特的和不可替代的作用[12、13]。学科竞赛对专业人才学科能力的培养是对所学理论的最好验证与补充[14],是培养学生通识能力的优秀平台[1-6]。FSAE赛事平台具有较为明显的系统性、完整性项目运行特征和强烈的综合工程实践色彩[8]。针对学校(即湖北汽车工业学院,以下简称“学校”)汽车类工程人才培养过程中传统教学方法简单、教学内容陈旧、学生学习兴趣低等问题,借助由学校和东风商用车公司共建的(FSAE)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油车、电车、无人驾驶)平台,借学科竞赛实现项目驱动和兴趣引导,以学生工程创新能力培养为中心,基于FSAE赛事平台提出了“基于FSAE赛车产品开发过程”的人才培养理念,以特色实践平台建设为抓手,建立与年级对应、递进式的工程能力训练系统;以培养解决复杂工程问题能力为目标,建立学生自主学习、自治管理机制,构建形成了良好的汽车类创新人才培养生态系统,实现了“实践育人”工程教育回归[8、15]和生态系统模式的实验示范与推广。一、“基于FSAE赛车产品开发过程”人才培养理念提出由学校和东风商用车公司共建的(FSAE)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油车、电车、无人驾驶)平台自2011年创建以来,成绩稳居国内前五,三次斩获全国总冠军,五次参加国际比赛,在创新型人才培养方面品牌效应明显。FSAE赛车产品开发过程涵盖了汽车设计、制造、试验、成本控制、营销策划、企业管理和团队协作等过程,学生在研制FSAE赛车过程中需要掌握汽车产品开发标准、规范和流程,且在汽车设计、制造、调试、成本控制、商业营销、项目管理以及团队协调等方面能够得到全方位的创新训练。FSAE赛事平台在育人过程中贯彻理论与技术相融,知识、能力、素质并重。通过对FSAE赛车产品开发过程对人才能力需求的深入剖析,提出了“基于赛车开发过程”的人才培养理念,并依据赛车产品开发过程对汽车类专业人才知识、能力、素质的要求,对工程素质进行拓展,实现技术、管理、人文并重,形成了基于赛车产品开发过程的工程能力培养方法和实践过程,构建了基于赛车产品开发过程的阶梯式工程能力培养体系。以FSAE赛车为主体的产品开发过程的工程能力培养体系分为两个层次:基本工程能力和综合工程能力。第一培养层次主要指由汽车设计能力、汽车制造能力、汽车试验能力、汽车营销能力、汽车成本控制能力和汽车企业管理能力组成的基本工程能力培养层次;而第二培养层次主要针对当前社会发展对工程类人才的规格和素质要求:创新、协同、工程实践能力、领导力和国际视野组成的综合工程能力培养层次, 依托FSAE赛车创新平台对汽车类工程人才的两层次(基本工程能力和综合工程能力)培养形成了基于汽车产品开发过程的工程能力培养方法和实践过程。二、递进式全过程工程能力训练系统建立针对汽车类专业特点,基于赛车产品开发过程,构建了环环相扣的递进式全过程工程能力训练系统(如图1所示)。基于赛车产品开发过程的递进式工程能力训练系统将创新活动划分为:预备阶段、学习阶段、正式阶段和提升阶段四个递进式阶段,四个阶段实施对象分别是汽车类大一、大二、大三和大四学生,其培养目标分别是兴趣激发、基础技能学习、专项能力训练和综合素质提升。各递进式阶段的学习内容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环环相扣、连续统一,再辅以公平畅通的晋升通道和以学生为主、指导教师为辅、传帮带边学边做的良性人才培养模式,极大地调动了学生的学习、创新主观能动性。以FSAE赛事平台为载体,构建工程能力训练系统,使各阶段的优秀大学生都能得到很好地锻炼和成长,递进式全过程培养,递进式全面成长,学生能力稳步提升,大赛成绩逐年提高,实现了汽车类工程人才由兴趣培养—操作技能学习—专项能力培养—综合能力提升的递进式培养。三、自主学习、自治管理生态环境构建为了营造优良的工程教育学习生态系统,以汽车产品开发成果为导向,导入企业管理模式,形成集运作模式、教师团队、规章制度、技术标准、晋升通道、文化氛围“六位一体”的工程能力培养机制和相应激励机制。基于赛车产品开发过程的汽车类创新人才培养生态系统构建,是针对汽车类工程人才培养的教育教学规律,科学应用生态学原理方法,培育优化形成具有自主学习、自治管理、知识能力递进发展、循环更新的人才成长环境与动力系统[16]。基于赛车产品开发过程,建立起合理有效的企业运作模式、指导得力的教师团队、高效的规章制度、开放共享的技术标准、公平畅通的晋升通道、實干创新的文化氛围“六位一体”自治培养机制(如图2所示),在创新人才培养过程中实现了学生“自主学习、自我管理、自我激励”良性自循环, 极大地激发了学生的学习热情和活力,形成一个土壤肥沃的良性生态环境。1.合理有效的企业运作模式引入现代汽车企业运作和管理模式,构建FSAE综合训练平台,使其具有企业的开发流程、生产制造流程、宣传和营销等功能,实现小平台、大运作,通过这些训练实现大学生综合能力培养和训练。创新团队实行汽车生产企业运营模式,设立创新团队领导小组、专家顾问小组、财务总监、项目管理部、车身部、试验部、动力总成部、底盘部和技术开发部,各部门下设小组,各小组采用项目管理的方式开展工作,先制定总项目工作进度计划,按照汽车产品开发全过程将任务分解到各部,再制定各部工作进度计划,将任务分解到各小组,实现整个团队计划明确、目标统一。并建立车队工作周制,每周制定工作计划、工作记录和工作总结,建立每周工作例会制度,以对项目实现有效控制,并为以后工作积累经验。实施队长、部长、组长、队员工作周报告制,报告逐级上交汇报。项目管理部下设营销组、宣传组和企划组,按照汽车企业模式自主组织团队宣传、营销和赞助策划工作,FSAE平台组织机构图如图3所示。2.指导得力的指导教师团队为了支持学生科技创新团队建设,提高工程类大学生的科研和创新能力,汽车工程学院组建汽车创新指导教师团队,选拨科研创新能力强的老师担任各特色创新平台指导教师,指导学生针对学科竞赛及专业知识,深入开展学习研究和创新实践方面的探索。学科竞赛项目与教师自主科研充分结合,围绕学科竞赛知识领域,师生共同提出研究专题,选择研究方法,开展专题研究,获得成果并实践应用,培养学生发现、提出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增强其自主学习、自主研究的能力。3.保障有效的规章制度汽车工程学院特色创新平台每年都有200多名学生参与创新开发,而且部分创新实践平台还承担着巨大的机械加工操作及驾驶安全风险,为了使各大创新平台有效运转,杜绝控制风险,成立了指导教师团队,强化创新平台团队组织管理,完善创新平台团队制度建设。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控制安全风险0c62553b652152f28e2611601bb889a2c376d8f90d703cb2e0e964c8926042cf,组织制定了10多项创新平台团队管理制度,精简了组织结构,强化工作考评,严格推进工作计划制,使各创新平台团队实现了标准化管理。4.开放共享的技术标准经过多年的赛车开发技术积累,在遵循比赛规则的前提下,建立了制度化、规范化的赛车开发技术标准,制定了适合赛车开发需要的“V型”开发模式,学生亲自动手造出的是一台真正的汽车。积累历年的赛车设计开发资料并整理成新的赛车开发知识库,为创新团队以及其他形式的教学提供宝贵的技术资源。在创新开发过程中确立了“满足规则、质量可靠、成本可控、质轻性好”的技术开发原则;强化质量意识,坚持设计标准,严把技术关,确保赛车设计质量;每个系统都要撰写详细、完整、系统的设计说明书;强调技术论证的重要性,先论证,满足要求,再加工。5.公平畅通的晋升通道为了提高创新团队的凝聚力和竞争力,在全过程阶梯式人才培养体系内,建立了公平畅通的晋升通道。学生在四个递进式阶段中只要积极主动、努力工作,并赢得到大家的认可,就可以获得相应的晋升岗位,由第一阶段的预备队员晋升为零件负责人,再逐步晋升为子系统负责人和项目负责人。公平畅通的晋升通道保证整个生态系统的可持续发展,极大地提高了新队员的学习效率,激发了队员之间的竞争意识,晋升通道的示范效果明显。6.实干创新的F1文化氛围创新平台注重团队文化建设,营造实干创新的团队文化氛围,形成了“尊重、协同、守时、创新、担当”的F1汽车文化,形成了“做人、做事、做车”的F1精神,确定了“力争上游、擎动未来”的F1宗旨。F1团队文化的形成,为东风FSAE创新平台的长久机制提供充足营养与动力。四、建立完善的创新实践激励机制建立了完善的创新实践激励机制,做到”四优一免”,激发了大学生参与创新实践活动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为了鼓励大学生积极参与创新实践活动,出台学校制定了一系列的创新激励措施。免修—创新学分:大学生参与创新活动,经认定按照《大学生参与创新活动免修课程制度》可以免修相关专业选修课程,并获得一定的创新学分;优先创新项目资助:大学生参与创新活动,通过申请可以获批大学生创新科研项目,并配有经费支持和指导教师指导;优先推优—奖学金:大学生参与创新活动,可以获得一定金额的创新奖励,并优先推荐申请国家大学生奖学金和东风奖学金;优先毕业就业:参与创新活动优秀队员,在完成学校规定学分情况下,经认定按照学校相关文件可以申请提前毕业;优先推荐优质职业:参与创新活动的大学生,享有被优先推荐到东风汽车公司工作的机会;优先出国交流比赛:创新成绩优异的大学生还享有代表车队出国参赛的机会。该系列创新激励措施的实施,极大地激发了大学生参与创新实践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实践并形成了卓有成效的创新激励机制。五、结语由学校和东风商用车公司共建的(FSAE)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油车、电车、无人驾驶)平台——东风HUAT大学生方程式赛车车队自2011年成立以来成绩稳居国内前五,三次获全国总冠军。东风HUAT 车队取得的成绩得到了多家高端主流媒体关注,在“魅力中国城”“极客出发”栏目中两次登上中央电视台,成为车城十堰的一张金色名片。1.基于“赛车产品开发过程”培养模式使人才培养质量明显提高学生综合素质和实践创新能力得到全面提高;车辆工程专业升至一本招生;创办国内第一个中英赛车专业;60%毕业生就业于东风汽车、郑州宇通、安徽奇瑞、北汽福田、上海汽车、柳州汽车等知名汽车企业,就业率持续保持在96%以上。因专业基础知识扎实、工程能力强,该专业毕业生深受就业单位好评。2.学生受益面大与竞赛成绩显著我校东风HUAT车队参加了8届中国大学生方程式大赛和三届德国赛、两届日本赛。连续7年获得国内前五,三次获得全国总冠军,成为国内顶尖的大学生车队。车队中180名学生获得由中国汽车工程学会颁发的“汽车工程师专业技术资格证书”,年均纳新200多人,学生受益面较大。FSAE赛事平台激发了学生参与创新竞赛的热情和活力,每年参与各类大学生创新竞赛的学生达 300人次,完成创新作品200余件。近五年,汽车工程三个专业学生在省级以上学科竞赛中获得各类奖項130项,其中国家级一等奖12项,国家二等奖20项,省级一等奖27项。学生主持完成校级大学生创新科研项目47项,国家级大学生创新训练项目5项、省级大学生创新训练项目12项,学生获授权专利15项,公开发表科研论文44篇。3.校外推广与示范辐射明显华南理工大学、英国博尔顿大学等二十余所国内外高校来访交流学习,每年接待参观400余人次。2013、2016年两次承办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新闻发布会。因学校在学生工程能力培养方面取得的成绩,在同类高校和行业内影响巨大,五年来国内外相关媒体报道500余次,成果影响在同类院校中进一步确立,对地方应用型工科高校汽车类创新人才培养具有很好的示范作用。[参考文献][1]严薇,杨天怡,袁云松.学科竞赛与创新人才培养[J].实验室研究与探索,2008,27(12):107-108.[2]张姿炎.大学生学科竞赛与创新人才培养途径[J].现代教育管理,2014(3):61-65.[3]樊星烁,王成,王迪,等.学科竞赛与创新型人才培养探析[J].重庆航天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3):24-26.[4]王晓勇,俞松坤.以学科竞赛引领创新人才培养[J].中国大学教学,2007(12):59-60.[5]杨沛,孙晓鲲.构建学科竞赛体系9e1a7bfb6aa29c0e905681d0090879fe7eaf1ad6949640b5630897d5348150d9 培养学生综合应用能力[C]//北京高教学会实验室工作研究会 2010年学术研讨 会 论 文 集(下册).2010:240-241.[6]董桂才.基于学科竞赛的大学生综合素质培养模式改革与实践:以中国大学生服 务 外 包 创 新 创 业 大 赛 为 例 [J].教 育 教 学 论 坛,2016(29):42-43.[7]查建中.面向经济全球化的工程教育改革战略——产学合作与国际化[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08(1):21-28.[8]边明远. 依托FSAE赛事的大学生工程素质教育[J].教书育人(高教论坛),2014,9[9]罗永革,冯樱,王保華,等. 车辆工程应用型本科大学生工程素质培养模式的创新与实践[J].湖北汽车工业学院学报,2009,3[10]刘长宏,李晓辉,李刚,等. 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的实践与探索[J].实验室研究与探索,2014,5[11]黄绍平,李靖、唐勇奇.工程实践教学模式的探索[J].湖南工程学院学报,2010,20(4):90-92.[12]丁三青.中国需要真正的创业教育——基于“挑战杯”全国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的分析[J].高等教育研究,2007,28(3):87-94[13]刘立,阳小华构建“赛学一体化”生态圈 引领高校创新人才培养[J]. 实验技术与管理,2017,(34)6.[14]贾棋,王祎,许真珍,等.以大学生科技竞赛为牵引的创新实验班建[J].实验技术与管理,2015,32(4):29-32.[15] 邓召文,王保华,冯樱,等.基于特色创新平台的工科大学生创业能力培养研究[J],创新与创业教育,2016,7(2).[16]梁家年,彭红,胡康.工科大学设计学人才培养体系的生态构想[J]高教探索,2016(10):86-90

  • 人人都是“局中人”

    刘震云的语言风格是幽默与反讽并存,他的近作《吃瓜时代的儿女们》通过网络红人的荒唐事件,揭示吃瓜时代的众生相,让人在倍感荒唐的同时,又不禁掩卷深思。我们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是围追堵截看热闹借机行使话语权的“局外人”,还是在自身无法抵御诱惑的同时,受周围局势的影响下而成为制造闹剧的“局内人”?实际情形是:现代人共同构筑了这个将荒唐当做正常的社会局势,受其影响个人也便逐渐迷失了真正的自己。一、局外人:乐不可支的“吃瓜群众”“吃瓜”是伴随网络时代的发展应运而生的词汇, 用来表示人们事不关己、不发表意见仅围观的状态。通俗地说,就是一群看客看热闹。鲁迅先生在作品《示众》中曾这样描述过看客:一个个在酷暑中像待宰的鸡鸭一样伸长脖子,踮脚耸肩,目光急切,乐此不疲地围观,生怕错过任何事情[1]。而新时期的“吃瓜群众”,已不仅仅是围观,一个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争着抢着去“大饱眼福”,再添油加醋地调侃,成为事件的传播者和评论者,将自己的话语权使用得淋漓尽致。吃瓜群众越来越急切,不仅急切地等待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更顺藤摸瓜地“追本溯源”,由一件事牵出好几件事,把那些隐藏在背后的秘密抽丝剥茧般“分析解释”,再公之于众,掀起更大的“舆论”浪潮。小说《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前言中讲述了三个故事,牛小丽找宋彩霞,李安邦当省长,杨开拓被双规,本来是几个不相干的人,在吃瓜群众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的挖掘下,却成为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由一个人牵连出了一串人,揭露出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高官、富商、职员和百姓都粉墨登场成了演员,上演出了一场让广大群众啼笑皆非的闹剧。牛小丽为了找宋彩霞要回被骗走的十万块钱,在苏爽的忽悠下,把自己变成了小姐宋彩霞,冒充处女跟高官们发生了不正当的性关系,被居心不良的商人拍了照片成为威胁官员们的“王牌”。在这场钱权性的交易中,每个人都得到了好处,牛小丽拿了钱,李安邦解了困局,商人有了筹码。如果事态发展良好,那么大家皆大欢喜,可谁曾想到这背后的勾结被一车劣质的烟花爆竹炸了个底朝天,一群人都粉身碎骨。本来这几个人相隔甚远,也不属于一个阶层,即使相逢也不认识,将他们联系起来的是法律,更是吃瓜群众的猎奇心理,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和隐藏在背后的故事,并心甘情愿为此忙碌。吃瓜群众对杨开拓在事故现场满面笑容这一行为感到N5LXqbJDMepzPhRGKzKzuw==气愤,便一个个替天行道,搜集了这位公路局局长不法收入的铁证。由杨开拓往下扒,就扯出了拉皮条的苏爽,又牵出了包工程的不良奸商,拉出了冒充处女、改名换姓的牛小丽,最后挖到了“大老虎”省长李安邦。县公路局局长杨开拓在事故现场的一个微笑引发了网上吃瓜群众的不满,以极尽辛辣讽刺,调侃戏谑的荒诞语言进行攻击,挖掘出其背后隐藏着钱权性的交易。吃瓜群众身份不同,阶层各异,却容易受某件事情的感召,在众声喧哗中将热点推到顶峰,从而形成一股无形的舆论势力。吃瓜群众并没有出场, 却影响故事的发展。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受制于权力,不得不噤声讷言。现实不能给人民提供言论权利的自由,人们只能在网上肆意发泄内心的想法,当吃瓜群众借用网络媒体这一手段畅所欲言地实施了话语权,成为这件事情可大可小的参与者,就都像捡了便宜一样乐不可支。况且,从古至今,对荒唐事件、淫秽色情的谈论一直是一种禁限,而禁限的心理效应往往强化了这种向往,使突破禁限的冒险变得更加刺激,更加稀罕,更加激动人心,而谈论和围观又可以使人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堂而皇之地对奇闻丑事评头论足。传统礼教的压抑,蓄势了强大了纵欲势能,一旦有了可以借之宣泄的事件,便如洪流滚滚一般势不可挡地群‘情’激荡举国变‘色’,促使人们产生病态的津津乐道和没完没了的打听癖,窥视癖[2]。所以,当爆发出什么丑闻怪事,吃瓜群众涣散游移的目光像铁屑一样迅速被吸附到闹剧的磁石上,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通过别人的故事,领略惊喜,意外,刺激,捉弄……再充当传播者,口无遮拦地发表自己的看法,无所顾忌地发泄自己的情绪。自以为是站在不用负什么责任的局外,通过咀嚼别人的荒唐来给自己找乐子,却在充当传播者和评论者的同时,推波助澜地影响着局内事态的发展,并被這局势所影响,无形地进入了局中。二、局内人:局势影响下的悲剧人物作家创作的故事大多是对现实社会事件的加工和改造,在当下社会,面对无所不在的网络信息, 小说故事不是要急着避开这些网络信息、故事, 更不是不加选择地直接跟着网络热点事件的舆论方向进行书写, 而是要发掘出这些网络信息、故事背后的独特的主题意义[3]。刘震云的这部作品以近些年来让吃瓜群众目光聚集的“高官情妇”、“落马的大老虎”、“微笑哥”、“表哥”等网络红人为原型,同时运用个人经验的书写为他们增加了背后的故事,让我们在指着他们哈哈大笑的同时,也能感受到在周围局势影响下个人走向悲剧的无奈。牛小丽是一个平头老百姓,无钱无权无背景,充其量也只能当吃瓜群众中不显眼的一员。封闭凝固的农村生活,对传统陋习的认同,导致了她与法制世界的深深隔膜和对自身命运的无从把握[4]226。她花光了自己全部的积蓄,甚至欠下高利贷,在自己出嫁前给窝囊的哥哥买了一个媳妇。牛小丽不知道什么是非法婚姻,更不知道什么是非法拘禁,在她看来,女方收了钱,就是心甘情愿地卖给对方当媳妇了。看似老实巴交实际是个骗子的宋彩霞拿了她的血汗钱之后就不见了踪影,牛小丽跟着中间人老辛老婆千里迢迢来到外省找人,哪里想到老辛老婆又跑了。牛小丽稀里糊涂犯了法再去派出所求助,当然讨不回公道。她的损失——被宋彩霞骗走的十万块钱,通过正当的途径找不回来,置身于陌生的异地走投无路,没有防范意识的牛小丽在苏爽一步步地设计下,把自己沉沦成了妓女宋彩霞。一个人要经历怎样的绝望才不得不向命运低头,放弃自己的操守。十万块钱加上利息,要在制衣厂里不吃不喝地干五年零五个月,为了填上这个窟窿,牛小丽只能沉沦。她不懂法、不会用法,糊里糊涂就违法犯罪。也就是说,她的法律意识是单薄的,无形之中表现出某种犯罪意识,致使她违法犯罪[5]。以为只是像镇上洗浴中心的小姐一样出卖自己的肉体,却因为无知而跌进了钱权色交易的漩涡,等到东窗事发的时候,别人卖淫是犯法但不犯罪,牛小丽成了敲诈勒索的罪犯,别人卖淫没人关注,牛小丽成了轰动全国的网络红人。牛小丽不想当“良家妇女”,成为“反腐英雄”更不是她的初衷, 她仅仅只是想努力生活, 但是最终却被卷进了这个漩涡而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在富商与高官的权钱色交易中,她只是富商引诱高官上钩的诱饵,这个诱饵可以是牛小丽,也可以是王小丽,马小丽,左右不了自己所处局势的人都有可能成为上层人物之间博弈的棋子。但在事情暴露之后,却不得不跟着这些人一起落入法网。彩虹三桥被炸了,出了事故,就得有人负责,必须要给怒不可遏的群众一个合理的交待,才能平息人们的愤怒。在最敏感的时刻,有人在网上上传了杨开拓在事故现场满脸笑容的照片,使杨开拓成了“微笑哥”,成了网友最合适的攻击对象。义愤填膺的群众迫不及待地要替天行道了,网友忙得热火朝天,一个个成了火眼金睛的福尔摩斯,展开了人肉搜索,搜集到了杨开拓这几年出席活动的照片,从他的手表上发现了猫腻,表的价格,品牌,产地都被扒了出来,再核对了杨开拓的合法收入,贪污腐败的罪行就昭然若揭了。杨开拓不无辜,他收受贿赂,以权谋私,买卖工程,造成了彩虹三桥这场事故。自身对金钱和肉欲的向往加上周围情势的影响,造就了杨开拓的腐败。杨开拓不贪时,追着问他要工程的人骂他油盐不进,六亲不认。杨开拓因贪污腐败锒铛入狱时,这些通过他或多或少地捞到好处的人便立马倒戈相向,跳着脚指责杨开拓丧尽天良的是他们,幸灾乐祸的是他们,急着跟杨开拓撇清关系的是他们,把所有事情都推到杨开拓头上的更是他们。杨开拓是不干净,可他身边的人也未必都清白。这些人培育了腐败的土壤,滋生助长了杨开拓的腐败。可出了事情,用一个杨开拓的锒铛入狱就可以堵住悠悠众口。至于背后的勾结,在没有浮出水面之前,就不是人们目光所集之处。毫无疑问,这些捞过好处的人会立马依傍第二个“杨开拓”,只要腐败的土壤在,就能生出无数个“杨开拓”。李安邦在竞争省长的关键时期,几件烦心事内外夹击,几乎要将李安邦逼上绝路。为了摆脱困局,六神无主的李安邦相信了以“破红”解决“犯红”这种荒唐至极的破解之道,让“处女宋彩霞”成了他的救命稻草,成了救他于水火的“亲人”,先不说这种旁门左道的可信性,就是这药引子“处女宋彩霞”,也是牛小丽伪装的,这就为李安邦的“落马”埋下了伏笔。当杨开拓暴露,他背后钱权性交易环节中的每个人都无法逃脱,李安邦就被一只“鸡”拉下了马。然而,这场意外不过是李安邦落马的催化剂,他身边有打着他的旗号随时准备占便宜的老婆,和仗着他的势力为非作歹的儿子,还有段小铁这样通过给他办事企图换取更多好处的手下,这些不省心的人,使李安邦在腐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当他与更高的利益集團产生冲突,他以往贪污受贿、以权谋私的丑恶行径就会被一车劣质的烟花爆竹炸出来,等待他的必然是毁灭。牛小丽,杨开拓,李安邦他们等人的悲剧原因是对诱惑不可抵御,然而,周围的人和局势也促使他们越陷越深,他们成为别人捞取好处的棋子,身不由己地被人利用,成为别人追逐利益的牺牲品。三、局势:视荒唐为正常的社会在生活中直白的语言最利于人们的沟通,当有些话不能直截了当地说出口时,就只能转换方式,或话中有话,或正话反说,或调侃戏谑……总之,拐弯抹角是为了迂回前进入主题,嬉笑怒骂的背后隐藏着真实,通过分析文中的语言,便会发现看似恶搞的事件,看似荒唐的话语,都隐藏着真实。网络上传播的流行语,大多内容粗俗,言语犀利。例如,网友将牛小丽跟官员睡觉的事,恶搞成了一首歌,对牛小丽而言,这是一件丢人现眼难以启齿的事,在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吃瓜群众调侃下,她被人讴歌赞颂,成了揭开反腐大幕的“圣女”。乍一听,让人哭笑不得,可仔细想想,又似乎有道理。谁能想到这么一件轰动中国的大案,爆发点竟然来自一个卖身的农村妇女。网友谩骂娼妇妓女,谩骂贪官污吏,谩骂社会黑暗,虽然言语过激,可不得不承认这看似吊儿郎当的可笑之词,是人们情绪的表达,其实质是用戏谑的方式来调侃现实。那车劣质的烟花爆竹,把不相干炸成了相干,成功地炸出了官场的黑幕,所以不仅没有遭受谩骂和1b5d41968b8409cbbcaba51c608c97ece81ba6318e93f363a64e94fb6aa91fe3谴责,而且因为它是这件事情的导火线,反倒成了“有功之臣”,人们纷纷在网上给公司打赏和送锦旗,锦旗上写着“牛×”,这赞美之词让人倍感荒唐,却又觉得恰到好处。不是这车劣质烟花爆竹的爆炸,哪能引出后来的一切?一车烟花爆竹炸出了一窝贪官,不是“牛×”是什么?当杨开拓身陷舆论,成为全中国的名人“微笑哥”“表哥”,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交待问题,将功补过,而是盼望着能有一场更大的舆论风波,地震矿难,战争海啸,明星嫖娼出轨来掩盖他这场事件的热度。他的想法看似荒唐可笑,可事实的确如此,能够将杨开拓从舆论中拯救出来的只能是一场更大的舆论。毕竟,在当下中国,人们对于娱乐八卦,小道消息的追逐热情是居高不下的,例如能让微博瘫痪的消息大多是来自娱乐圈花边新闻,一个明星的出轨消息能盖过时政的热度,两个演员的分手事件能被网友扒出各个版本的内幕,合约说,劈腿说,炒作说,支持各个说法的网友自成一派,一个个据理力争,吵得不可开交,为一个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小明星操碎了心。一个商界大佬,因为被卷入了政治斗争中,为了自保,为了引起关注,为了证明自己活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去蹭一只鸡的热度,不怕丢人现眼,更不怕贻笑大方。可结果呢,人们才不管他心急火燎、孤注一掷地冒险求生,猎奇的眼光立马被中国女明星出轨泰国人妖的新闻吸引了。身处这个充满荒谬感时代的我们在观看娱乐的同时也制造娱乐,并让别人利用我们追逐娱乐的心理,我们人云亦云地推波助澜,自以为成了拔刀相助的英雄,倒不如说是沦为了别人操纵的傀儡,并且在不知不觉中甘之如饴。马忠诚是一个让人感觉似曾相识的人物,无德无能的他在一群人争着往上爬、使出各种手段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捡了便宜,成了官场斗争的“妥协品”,当上了环保局的副局长,事情看似荒唐却又合乎局势。刚从一件荒唐事情中占到便宜的马忠诚立马又陷入了另一件荒唐事中,在全家庆贺的旅途中,这位刚刚升迁的政府官员心安理得地将嫖娼作为对自己的犒劳,却落到了为完成指标搞创收、多挣点补贴和奖金,联合洗脚屋钓鱼执法的联防大队手里。马忠诚落入以荒唐构筑的陷阱,为了保住了“乌纱帽”和脸面,立马承认这荒唐的合理性并参与它的构建。即使知道他们是钓鱼执法后,也只能自认倒霉。但当马忠诚在知道给自己做口活的老娘们儿是省长的老婆后,又觉得自己不吃亏了。看来,嫖的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嫖的是谁的谁,嫖了小姐得到的是肉体上的发泄,嫖了省长的老婆就在精神上找到了解恨的快感。所以,他从心底接受并认可了洗脚屋瘦猴的荒唐话,才会感慨道:“花两千四百块钱,让省长的女人给自己做了口活,说起来也值当[6]294。”马忠诚运用精神胜利法从荒唐的嫖娼行为中得到了满足,就对这些荒唐事多了一份理解。幸亏大家共同把荒唐事演化成了正常,才都相安无事。全身而退的马忠诚不仅要感谢联防队员,更应该感谢联防队员他老婆和他们家的日子,要是联防队员秉正执法,刚正不阿,要是他老婆深明大义,通晓道理,要是他们家富得流油,家财万贯,哪里会贪图这点儿便宜,想出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来敛财?正因为他们荒唐,才先给了康淑萍活路,后给了马忠诚活路。所以在小说结尾处才有了这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话:“啥叫荒唐?事情荒唐不叫荒唐,把荒唐当工作做才叫荒唐,把荒唐当工作做也不叫荒唐,联防队员把钓鱼执法的钱拿回家,他老婆又拿这钱去过日子才叫荒唐。你也荒唐,我也荒唐,大家共同靠荒唐过日子,荒唐可不就成了正常[6]295。”四、结语在这把荒唐当做正常的社会局势中,我们身不由己地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今天,我们是悠哉吃瓜的群众,那么明天呢?在周围局势的影响下我们是否能够抵御诱惑?我们会不会也一不小心从“看人”变成“被人看”?我们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时候充当传播者和评论者,等身陷其中时无力改变只能沉默。现代人共同构筑这个将荒唐当作正常的社会,并被社会局势所影响,从而迷失真正的自己,成为局中人,这是时代的悲哀。[参考文献][1]鲁迅.鲁迅小说全集 [M].长春:时代文艺出版社, 2003:167-168.[2]韩少功.性而上的迷失[M].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2001:41.[3]刘宏志.媒介信息与小说故事——谈《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对媒介信息的改造[J].中州大学学报,2018,35(04).[4]刘丽文,等.历史剧的女性主义批评[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5:226.[5]骆晓戈.女性学[M].长沙:湖南大学出版社,2004:113.[6]刘震云.吃瓜时代的儿女们[M].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

  • 史铁生研究的新创获

    摘要:叶立文的新著《史铁生评传》,在时空交错的叙事构架之下,客观地呈现传主的生平经历和文学创作,同时进入到史铁生复杂的灵魂世界中,探讨他留给当代文坛宝贵的文学遗产。将“评”和“传”水乳交融,使得史铁生的生平经历与文学作品评论之间形成了一种双向互动关系,不仅精准地陈述史铁生的现实世界,而且进一步剖析史铁生的文学世界,完整地描绘史铁生的灵魂肖像。既有深刻的解读和动态的探讨,也不乏以作者自身为指南的文学创造,从而彰显了充分的学术价值和文学意义。关键词: 史铁生评传;叶立文;史铁生中图分类号: I20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8153(2019)04-0060-05《史铁生评传》(河南文艺出版社2016年10月版)是叶立文对史铁生研究的最新力作。所谓“评传”是指将传主的历史、对传主的认知和文学作品的评析三者相结合,是文学批评的重要方式。但评传一直是大多数文学评论家不敢碰触的文体,原因就在于这一独特的文体写作难度很大,既要对传主的文学作品进行赏析和评述,又要结合传主的生平经历为之作传,很难相辅相成。而在这部《史铁生评传》中,叶立文将评和传结合得水乳交融,论述充分,评价精准。一方面,按照时间顺序,对史铁生的人生经历进行详实的描述,童年记忆、读书经验、文革岁月、残疾生活等等,都在专著中真实地得到呈现,探索了史铁生文学作品的主题与他复杂的人生经历之间的密切联系;另一方面,将史铁生的文学作品放入到当代文坛中考量其价值,提炼他文学创作的中心词和主题,研究他文学创作的发展阶段,通过透视他的灵魂,进而将他的文学作品提升到哲学思辨的高度。这样一来,史铁生的生平经历就与文学作品评论之间形成了一种双向互动关系,精准地陈述史铁生的现实世界,进一步剖析史铁生的文学世界,完整地描绘史铁生的灵魂肖像。相比于王安忆、贾平凹、莫言等作家频频成为学术研究的对象,史铁生则更多处于边缘状态,这或多或少都与他的残疾身体有关。世人总是抓住道德化的史铁生不松手,认为他的书写都是身残志坚的文字记录,从而忽视了他文学创作的先锋品格。关于史铁生的传记有两部:一部是由林建法编著的《永远的史铁生》(华夏出版社,2011年04月版),收录了中国当代文坛极具影响力的文学大家对史铁生及其创作的评论文章;与此同时,史铁生的文学创作还引起了同为残疾患者的强烈共鸣,赵泽华就是其中的一位,在研读了史铁生的全部作品之后,感同身受,从某种意义上讲,《史铁生传:从炼狱到天堂》(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07月版)就是他们的精神交流和灵魂诉说。相比于史铁生的其他传记来说,叶立文这一专著的主要特色是在时空交错的叙事架构之下,客观地呈现传主的生平经历和文学创作,同时进入到史铁生复杂的灵魂世界中,探讨他留给当代文坛宝贵的文学遗产,既有深刻的解读和动态的探讨,也不乏以作者为指南的文学创造,从而彰显了充分的学术价值和文学意义。一、时空交错的叙事架构《史铁生评传》延续了文学化传记的传统,运用还原场景的方式和事件化叙事的手段,建立在大量的文学史料基础之上,通过史铁生生命中几个重要的节点,足够客观地再现了他的一生。从专著的内容和基本框架看,为了揭示出史铁生人生经历和文学写作的二元对话,采用了时空交错的架构,一面在整体上按照客观的时间存在描述传主的生平经历和文学创作,一面又把传主生命的重要时刻化为静止的瞬间,通过空间化展示细致地解读和分析文本,精准地传达出传主的思想和灵魂。专著共十一章,第一到二章主要写史铁生在生病之前的常人生活,在奶奶爱的包围下,他慢慢长大,在少不经事、年少轻狂的岁月,疯狂地迷恋革命,追求自由。虽然也亲自目睹和感受过人性的邪恶,但苦难尚未敲门,对生命的思索还远未上升到哲学的高度。这两章清晰地勾勒出史铁生幼儿、童年和青春的生命轮廓,1951年1月4日,史铁生降生于这个世界;1955年开始记事;1958年,开始上小学;1964年,考上清华大学附属中学;1969年,远赴农村插队,参加上山下乡运动。第三到十一章意在呈现史铁生从初出茅庐到炉火纯青的文学创作历程:1971年,是史铁生命运的拐点,上帝跟他开了个不恰当的玩笑,那段迷惘和沉思的阶段,为他文学创作的爆发奠定了重要的基石,在此后的生命历程中,史铁生的创作史不断与疾病史、生活史、爱情史做斗争;1979年,是史铁生写作事业的开端,恰逢“伤痕文学”潮流的兴起,他作品的发表引起了文坛的注意,并得到了文学刊物的认可;1983年,以成名作《我的遥远的清平湾》为契机,增加了写作的自信并找到了创作的发展方向;1985年后,史铁生的文学创作逐渐成熟,他的“主观现实主义”文学叙事得到了理性的升华,形成了“人本主义宗教精神”,由此开始“神性写作”。从生命的迷惘到泰然处之,从一蹶不振到热爱生活,从悲观主义到乐观主义,这所有的转变都与文学息息相关。身体的残缺开掘了史铁生鲜活生命的另一个展示的窗口,自残疾带走了他人关注史铁生正常目光的那一刻,他就注定要用文学救赎自己的灵魂。“艺术本来是弥补人生和自然缺陷的。”[4]27“艺术品都是由一种不完满的或是受损害的本能所流产出来的。”[3]90残疾是史铁生人生命运的转折点,他将自己人生的不完满转移到文学中予以表达,写作就是为了不让自己自杀,从而可以活下去。正如在第四章中所说,“通过写作,史铁生赋予了世俗生活未曾显现的存在价值,反过来,世俗生活又催生了他进行灵魂之旅的精神动力。由此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史铁生会将写作视为他唯一的生活方式,因为他已经把自己的命运托付给了写作——写作与世俗生活不过是完成作家生命历程的两个方面。”[1]197对传主客观化的人生经历和文学写作历程的展现,并非简单的材料堆砌,而是以重要的时间节點叙说标志性的事件,运用还原场景和事件化叙事的手段强化了评传的叙事效果,同时又不乏触动心灵、令人动容的细节描写,浑然一体,独具匠心。值得一提的是,通过史铁生多次住院的细节描写,阐说了他的性格磨炼和精神成长。在第二章“命运的拐点”这节,刻画了史铁生倔强暴怒的脾性。因为病患,史铁生不得不留在轮椅上,自尊心极强的他无法体验正常生活,“难以想象,在一个青春飞扬、无数梦想和祈盼都未曾实现的年龄,史铁生居然不得不坐上轮椅,并从此画地为牢,举步维艰——这是一种怎样的痛苦”[1]99。叶立文聆听着史铁生内心的孤独和痛苦,作为旁观者,幻化细节,无疑表现了对他生命经历的爱怜和疼惜。难以忍耐和漫长的住院经历,也使得焦躁不安的他开始适应寂寞的生病生活,终于在病痛中鼓起勇气寻找生命和存在的意义。重点解析了病魔对史铁生所具有的“生命界碑”的意味,“疾病之于史铁生,就如同精神成长的催化剂一般,让他能够淡然应对这多灾多难的现实人生,进而在彼岸的精神世界里,去重新安置自己那颗渐趋破碎的心魂。”[1]105在空间展示上,专著通过“陕北”、“地坛”架构起史铁生“人生如逆旅”的生命图景,展现出他“天生我才必有用”的朴素英雄主义,从而透视了他“万事到头都是梦”的人生哲思。“陕北”是史铁生重要的“生命空间”和“精神空间”,他美好的青春岁月都献给了他的第二故乡“陕北”,也是他面对病痛折磨时的精神家园,在《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几回回梦里回延安》等这样的怀乡文本中,深情地抒发了对“陕北”的怀念和乡愁。在第五章“几回回梦里回延安”这节中,阐释了“陕北”对史铁生的意义。“追忆清平湾就不再是一种简单的怀乡叙事了,它更暗含着史铁生对理想的某种理性认知:怀念是人对自然环境和世相人心中蕴藉的理想的怀念,无法留在清平湾则是理想在现实之中的幻灭。”[1]201除此之外,“地坛”也是史铁生重要的活动空间和精神寄居空间,同时也是他文学作品中的重要意象,将这一空间提升到无与伦比的地位,在第三章“‘我’与地坛”这节中论述了这一精神地标在他生命和文学创作中的存在价值。“史铁生在地坛内关于生命问题的思考,不仅暂时解救了他焦灼无助的内心,而且还令他沉入生命的另一维度,在倾听和感悟中重新理解了命运。”[1]113史铁生的写作始于残疾之后,坐在轮椅上的史铁生与现实世界渐行渐远,现实的打击和心魂的自由相互抗衡,深陷绝境的他对生死沉思默想,正是在“地坛”这一空间中,找寻到了生存的价值和勇气。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很多出色的作家,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空间记忆,就像湘西对于沈从文之意义,北京对于老舍之影响一样,“地坛”、“陕北”等空间存在对史铁生文学创作产生重要的意义和影响,对他有着无法取代的精神救赎功能。从史铁生童年成长的烦恼,到短暂的校园时光,以及清平湾的插队经历,最终上帝的致命一击,写作就像记忆的储存器,凭借时空交错的叙事架构,记录了他独特的生命印记和精神救赎。“在这一过程中,写作担当了引领作家走向记忆的责任,它会在叙述中努力挽留那些无法留下的事物。”[1]197二、在当代文坛中价值的彰显M·H·艾布拉姆斯曾在《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中提出了文学活动的四要素即世界、作家、作品、读者,在文学活动中,四要素构成相互渗透、相互依存和相互作用的整体关系。随着接受美学的诞生,作品的权威地位被打破,作品的生命力要在读者的阅读中才能实现,强调审美主体的审美感知和思想关照。作为文学评论家,他首先是作品忠实的读者,品读文本是文学批评的首要前提。传主文学创作的评析自然是评传必不可少的构成部分,凭借强烈的问题意识勾勒出传主的文学创作与当代文坛的密切联系,在当代文坛的框架之内研究作家的文学创作也是评传的重头戏和赋予评传特色的重要标志之一。史铁生是中国当代文坛很难归类的作家,面对这一难题,叶立文积极探索史铁生与时代文学潮流的相关性,但细细考究,又认定他是特立独行的那一个。关于史铁生在文学史中的定位和评价,有许多准确而宏观的论断,主要是在两种大的文化背景中展开探究。首先将史铁生放入到新时期以来大的文学时代背景当中,考究他的文学作品与文学潮流的顺应关系,但这丝毫不妨碍对史铁生文学独特性的论证。如在第四章“斯人独憔悴”这节中,将《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定义为史铁生对青春岁月的祭奠,属于知青文学的范畴,并将之与同时期的知青文学作对比,发现其早已超越了知青文学中隐含的政治历史意图。在“先锋何为?”这节中,将史铁生放入到先锋文学的创作潮流中予以考究,指出80年代中后期《务虚笔记》、《我的丁一之旅》的出版,标志着先锋文学达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创作高度,相比于受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影响的大多数作家,史铁生的独特性就在于不局限于历史根由的追问和家国之情的羁绊,而是站在人本主义的立场之上,对人性进行细致入微的考察,提升了中国现代文学的创作水平。在叶立文看来,真正的先锋文学不仅仅是对西方现代主义文学模仿的形式先锋,更是面对现代社会的生命体验,而史铁生恰好是探索这一体验的精神先锋的代表作家。“就此而言,史铁生笔下的先锋色彩,或曰现代主义因素,就并不是一个简单学习西方文学的结果,而是个人体验的一种理性升华。较之那些动辄以西方现代哲学或文学为创作模板的先锋作家,史铁生的先锋文学也因此脱离了概念化或程式化的毛病,从而在精神气质和思想深度方面超乎同侪之上。”[1]196在第五章“‘我’之舞”这节中,以《随想与反省》为例,探讨史铁生的文学创作与“寻根文学”的关系,指出他的高瞻远瞩就在于“寻根”包含了生命实然和应然,而大多数寻根文学作家,都只是停留在原始的生命野性或地域传统文化中“寻根”,“相形之下,史铁生因其对生命应然性问题的重视,故而也总能在一片回归传统文化的寻根呼声中,看到启蒙主潮之外的人之困局。”[1]227总之,“可以这样理解,20世纪80年代前期的史铁生,至少在思想方式上已经超越了历史反思与社会批评的文学潮流。”[1]181其次,在第九章中,还将史铁生放入到无所不在的商业环境中考量他在当代文坛存在的价值。在90年代铺天盖地的商品经济盛行以来,追求功利主义理所当然成为当代文坛无法抑制的趋势,文学从事者普遍心浮气躁,精英主义式的人类终极关怀信仰面临崩塌和缺失。幸运的是,在商业风暴席卷文坛之际,史铁生的存在为文坛注入了一股清流,他“无所为而为”[4]12的文学创作无疑是一个特例,用文字展示的精神漫游是思想的跳跃和美的享受。专著一字一句的智性思考,有助于对既有的史铁生研究成果进行评价和前景预测,从而对作者自己的研究路径予以确认和定位。叶立文还注意到史铁生所有的文学创作几乎都强调日常生活叙事和关注个人的生命体验,根据显性的残疾和隐性的残疾又可以將他的文学创作过程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的文学创作总是出现身体残疾的形象,主要记录生命体验和人生感悟;从《命若琴弦》开始,开启史铁生创作的新阶段,注重以寓言、神话的故事形式思考人类面临的普遍“残疾”,这里的“残疾”侧重于指灵魂病态。“一切作品最后都要溯源到一种原始力量,这件事实说明了一切最高艺术作品所公有的下列特征:它们是人们可以普遍了解的,它们使我们回到一些最单纯的心境,都是带有宗教性的。它们如果显出什么技能,那就在复现原作者的心灵,迸出一股纯粹的光,既然如此,它就该产生一种和自然事物所产生的一样的印象。”[3]87专著极为关注史铁生对人的生命感觉和生存困境的书写,通过文本细读的方式,展示史铁生的小说创作所具有的现代性价值。“与同时代的先锋作家相比,史铁生的书写方向虽大体符合‘向内转’的文学潮流,但他对人存在问题的思考,却在很大程度上背离了先锋文学张扬人之主体性力量,进而以历史隐喻和批判意识去重构家国梦想的启蒙主潮。”[1]214对史铁生文学创作在当代文坛的价值挖掘,最大的优点就是确立了史铁生兼具文学和文学史双重价值的优秀作家地位,让读者真正了解史铁生在当代文坛的特殊价值,发挥了文学批评在文学研究的重要作用。三、传主灵魂世界的呈现一部优秀的人物评传,在客观地评述传主生命谱系和文学世界的同时,一定还有作者自己对传主灵魂世界的认知和捕捉。J·米德尔顿·默里指出:“了解一部文学作品,就是了解作者的灵魂,而作者也正是为了展示其灵魂而创作的。”[2]360透过对史铁生生命体验的文字呈现,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传主独特的灵魂气质,与此同时,专著中的哲思气质也应运而生,可以说用贴切的语言直击传主的灵魂世界是最大的优势了。紧扣渗透在史铁生生命及其文学世界中的独特气质,用精准的词汇传达出来即“生命”、“心魂漫游”、“人本主义宗教精神”,提纲挈领,呈现史铁生灵魂的核心,表现了专著内涵的丰富性和启发性。第三章重点论述了“生命”一词对史铁生文学创作的重要意义。毋庸置疑,在残疾的那一刻,史铁生开始对“生命”进行质疑和思考,他文学作品中表现的“生命”疑虑无不与生活经历息息相关,那些冥想式的梦呓并不是高屋建瓴式地说教,只是献给自己。“按照他的力量的大小,艺术家会在他的作品中替他的性格找到表现的路径。他不应该从他的材料那里受到任何驱遣或阻碍;通过表现自我的必要性,钢铁在他手里也会变成烛脂,会使他恰当地而且充分地表达出他自己。”[3]88随着亲人的相继离世,他对“生命”的沉思越来越深刻,留给他更多的是恍然大悟、珍视生命。对此观点的论证,叶立文深入地剖析了史铁生的很多作品,置身于他记忆的聚集地,通过层层推理,上升到精神分析学的理论高度。他认为史铁生直面现实的勇气来自于伦理道德对生命的自律,活着不只为自己,也为家人。在很多文efe8e3f3b49748ac2d70a17be0dec5eb2769aa12c69dd0e4dd0d77855af57dd8学作品当中都曾记述过史铁生对亲人的思念之情,如《我与地坛》中搜寻到的关于炽热母爱的记忆,最为感人。这是一段关于史铁生和他母亲互相猜生命之谜的经历,以猜想的写作方式,感受母爱的余热,回想母亲的有苦难言和默默承受,这种生命悔悟是支持史铁生从事文学创作的不竭之源。在从事文学写作的初期,史铁生也曾是一个幸运儿,遇到了很多不吝赐教的朋友,专著中重点诉说了柳青和其母亲梅娘的领路作用。柳青在他生命中的出现,帮助他看到了自己投身写作的希望,以及在梅娘语重心长的劝告下即“写作这东西是最不能急的,有时候要等待”,史铁生悟到了写作与生命二者的同构关系。“史铁生以散文形式追叙自己的生命过往,就是为了备忘那些将无穷苦难转化为人生财富的心路历程。”[1]295“心魂漫游”直指史铁生文学创作的本质核心,专著第八章和第九章着重通过介绍90年代以来史铁生的“神性写作”来解读他在暗夜自由的灵魂之旅。如在《我的丁一之旅》中,从史铁生的“个人化写作”这一角度,解释题目中“丁一”的含义,即“我”和“丁一”分别代表了一个人的灵魂和肉体,“丁一”只是“人形之器”,并在作品中叙说了“我”作为一颗永恒的行魂,经历着自由自在的漫游之旅,以及“丁一”这一“人形之器”在戏剧《空墙之夜》中对自由和爱的呼唤,不断地打破束缚心魂自由的规则和牢笼[7]。站在哲学的高度之上,探寻存在主义哲学对史铁生的影响,追问蕴含在文本中深邃的思想主题,解读史铁生的心魂之思。再如《务虚笔记》这一实验性的小说创作,以“存在”为主题,但并非对人生存景象之关照,而是透过斟察“存在”本身,来审视《务虚笔记》中投射着的史铁生在暗夜的“心魂漫游”和精神空间。“存在并不是已经发生的,存在是人的可能的场所,是一切人可以成为的,一切人所能够的。”[1]367这部小说被称为史铁生的“心魂自传”,文本中记叙的人和事都不是现实世界中的真实存在,而是作家意识和印记的呈现,他们并没有独立存在的意义,而是存在于意识的混杂当中,以帮助作家通过文本完成对自我存在的书写。对“生命”深思熟虑的结果是对宗教精神的信仰和对宿命的接纳,沉浸在宗教中最初的动力来源无疑是为了逃避此岸世界的苦难,对彼岸世界的神性想象支撑他度过艰难的岁月,由致命一击到坦然接受,这是一个沉思“生命”、确立信仰的过程。在这里,严格区分了宗教教义和史铁生的宗教信仰,指出他的宗教信仰并非对教义权威的迷信,而是“人本主义宗教精神”,是从自我出发的对彼岸世界的想象和对生命价值的感悟,借人本主义衍生出“向死而生”的过程哲学。如在《命若琴弦》中所叙说的“人的命就像这琴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5]30叶立文充分意识到史铁生所宣扬的“我活”的生命举动,从而用高度提炼的“人本主义宗教精神”来阐释“生命在于过程”的小说主题,为读者的阅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再如第十章中指出《病隙碎笔》高扬宗教精神的最高内涵即爱,“互相敞开心魂,为爱所独具。”[1]413在漫长孤独的心魂之旅中,爱的联结是不可或缺的内容,无疑这是一种人本主义立场的宗教意识,以“神性之维”[1]415接纳上帝的神恩。透过文本中的虚设我们看到的是人物历史,是文学价值,是作家灵魂,描绘出一个完整的史铁生形象,而這正是通过作家之笔传达给我们的。阅读文学作品,是审视作家生活世界、文学世界和灵魂世界的透明窗口,尽管窗口上布满冰棱,充满雾气,但就像现象无法改变本质一样,作家的灵魂会透过层层迷雾,最终敞开紧裹的内核。评传并不是颁奖词,不可沉于其中一味地赞赏和迎合,而应该结合作家的生平系统地把握作家创作的得与失。然而,相比于中国当代文学史发展,中国当代文坛的文学批评是相当贫乏和滞后的,致命的要害在于大多数文学评论家并非立足于不同的立场和理论对文坛作家做出评论,阻碍了文学批评的深化和发展。《史铁生评传》也不可避免地染上了这一通病和陋习,几乎没有指出史铁生文学创作的失误及应该改进的地方,缺乏对作家全局式的理论评论眼光。文学评论家只有正确客观地指出当代文坛作家的不足之处,才能更好地帮助其完善和改进文学创作,从而形成中国文坛的文学繁荣之景。[參考文献][1]叶立文.史铁生评传[M].郑州:河南文艺出版社,2018.[2]M·H·艾布拉姆斯.镜与灯——浪漫主义文论及批评传统[M].郦稚牛,张照进,童庆生,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3]胡经之,伍蠡甫.西方文艺理论名著选编[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4]朱光潜.谈美 谈文学[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5]史铁生.原罪·宿命[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6]史铁生.务虚笔记[M].北京:作家出版社,2011.[7]史铁生.我的丁一之旅[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8]熊元义.作家评传与文学批评[J].文学自由谈,2013(6).Abstract:Ye Liwen’s new book Commentary Biography of Shi Tiesheng objectively presents the life experience and literary creation of the character under the narrative framework of time and space, and at the same time explores his precious literary heritage to the current literary. The close combination of “commentary” and “biography” has formed a two-way interaction between Shi Tiesheng’s life experience and literary criticism. It not only accurately describes the real world of Shi Tiesheng, but also further analyzes his literary world which reveals his soul completely. There are not only profound interpretations and dynamic discussions, but also literary creations that are guided by the author himself, thus demonstrating full academic value and literary significance in this book.Key words: Commentary Biography of Shi Tiesheng; Ye Liwen; Shi Tiesheng

  • 深度贫困县脱贫攻坚的现状、难题及对策建议

    摘要:脱贫攻坚是第一民生工程,是当前所有工作的重心。坚决打赢扶脱贫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是党中央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地处秦巴腹地的竹山县是国家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主要水源区、秦巴山片区扶贫攻坚的主战场,是湖北省29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及全省9个深度贫困县之一,通过全县人民三年奋力攻坚,创新扶贫工作方式和方法,贫困发生率由2015年36%下降至2017年12%以下,脱贫攻坚取得了重大进展和阶段性胜利。但由于地处深山环境资源条件差、自我发展能力弱、产业发展制约因素多,脱贫攻坚面临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现阶段如何处理好资金拨付与监管,异地搬迁稳得住与能致富,扶贫与扶志、扶智,短期目标与长效机制,脱贫与返贫,贫困与非贫困等关系问题显得尤为重要。关键词: 竹山县;贫困县;脱贫攻坚;调研报告中图分类号: C91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8153(2019)04-0029-05根据十堰市委统战部和扶贫办2018年度《关于支持各民主党派市委会开展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的实施方案》文件精神,民建十堰市委组建工作专班围绕“脱贫攻坚的现状、难题及对策建议”这一主题,于近期选择竹山县进行了为期三天的专题调研。竹山县位于秦巴山腹地、湖北省西北部、十堰市南部,与陕西平利、白河,重庆巫溪及神农架林区接壤,全县国土面积3586平方公里,辖17个乡镇254个村47万人,是国家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主要水源区、秦巴山片区扶贫攻坚的主战场和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的重要节点,是湖北省29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及全省9个深度贫困县之一。一、调研工作开展情况(一)调研经过首先民建十堰市委调研组与竹山县统战部门进行了工作接洽,初步了解了竹山县扶贫攻坚的大致情况,确定了调研行程和具体安排。第二天上午,调研组到达上庸镇南坝村,对异地搬迁情况进行了实地了解,并听取了村、镇两级情况汇报和村民意见。随后,调研组到达上庸镇政府、文峰乡太和村对产业扶贫情况进行了实地了解,并听取了圣水湖国际旅游度假区、见田花卉专业合作社、太和梅花谷旅游公司及当地政府的情况汇报。第三天调研组出席了竹山县专题座谈会,与县领导杨金銮、殷世山,统战部、扶贫办、住建局、经信局、旅游局、农业局、教育局、财政局、工商联、农商银行相关负责同志,以及部分民营企业代表进行座谈,听取了各部门、各系统、各战线关于扶贫攻坚工作的情况汇报。(二)调研内容通过三天的实地查访、座谈交流、资料采集,对竹山县贫困人口识别、精准脱贫、异地搬迁、产业扶贫、健康扶贫、教育扶贫、资金管理、企业帮扶等情况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三)调研感受调研组认为竹山县扶贫工作干部对相关政策非常熟悉,全县扶贫数据把握准确,工作思路清晰,工作态度认真,交流工作坦诚,汇报情况真实;群众对于党和国家的扶贫政策非常拥护,对于各级干部的工作比较满意。二、脱贫任务推进现状竹山县在脱贫攻坚方面,以“统揽经济社会发展一切”的干劲推动脱贫攻坚,目前脱贫进度达到了中央要求的基本标准,拟于2019年整县摘帽,2020年巩固完成。(一)贫困人口结构情况1.贫困人口及脱贫进展2.贫困村及出列进展(二)主要致贫原因分析(三)脱贫攻坚制约的关键因素1.环境条件资源基础差。现有贫困村多在深山,基础条件和资源条件差,任务重成本高,资金投入远远不能满足实际需求。2.群众自我发展能力弱。多数贫困村经济结构单一,缺少龙头企业,持续增收能力不强,留守人口老龄化严重,受教育程度低,思想观念落后,生产经营能力低,抵御风险和自我发展能力脆弱。3.制约产业发展要素多。贫困村市场、技术、信息等制约要素作用明显,市场信息不灵,运输成本高,难以推动产业发展。三、脱贫工作亮点(一)贫困人口精准识别及动态管理工作落实到位竹山县贫困人口动态调整程序规范、过程到位,不仅严格执行了国务院、省扶贫部门“两公示一公告”的识别规定开展“比对筛选”,而且制定了详细、完善的操作程序,确保了“档外无真贫、档内无硬伤”。1.贫困人口进入程序:第一步,成立民主评议小组。第二步,村民小组民主评议。对现有贫困户按照“七进八不进”标准和省定负面清单逐一评议,确定是否有剔除对象;对其他符合贫困户条件的农户和人口进行评议,确定是否有新增对象。两类评议结果在村民小组内公示。第三步,民主评议小组评议。各村民小組评议公示结束后,以村为单位召集民主评议小组会议,对各村民小组评议的结果进行“专班测评”。测评结果以村为单位集中公示,公示期不少于7天。第四步,乡镇审核。第五步,信息核准。第六步,核对录入。2.贫困人口退出程序:第一步,采取民主评议。对照“一有两不愁三保障”指标,各村开展评议,按照年度脱贫计划,拟定脱贫名单。第二步,核实认可。贫困人口脱贫名单经村两委、工作队核实,得到拟脱贫人口认可。第三步,公示公告。脱贫名单经拟脱贫人口认可后,在村内公示,不少于7天,公示无异议后,公告脱贫。第四步,脱贫退出。在建档立卡信息系统进行脱贫标记。3.贫困认定矛盾解决方案:通过公正的操作程序,认定结果以群众评议和核查打分为主,评议结果和各类惠民政策项目阳光透明公开,工作中注重精神脱贫,同时关注非贫困户,提高群众认可度和公信力。(二)脱贫攻坚责任落实到位1.调整充实脱贫攻坚领导力量。为了加快实现“贫困户脱贫、贫困村出列、贫困县摘帽”,县四大家牵头成立“一办十四组”,每一名县领导挂职一个组,每乡镇设一个指挥部,严格落实县、乡、村、企四级脱贫攻坚工作机制,整合政府、社会、市场“三大资源”,加快了工作推进速度和质量。2.层层压实脱贫攻坚责任。严格实行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的限期脱贫责任制,对相关县直单位进行工作约谈,与17个乡镇党委书记签订《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军令状》,17个乡镇、239个贫困村分层压实责任。每名县领导包一个乡镇,按照“每月一汇报、每周一安排”的要求,乡镇书记每月5日前向县委书记做专题汇报。3.全面加强驻村工作队管理。下发一系列专门文件对驻村工作队进行指导;成立“四双”帮扶管理工作组,专职负责驻村工作队管理;统一将工作队员党组织关系转到包保乡镇,片长挂任乡镇党委副书记,党外干部挂任乡镇副乡镇长;抽调专班对全县124支驻村帮扶工作队317名工作队员近两年履职尽责情况进行全面考察,调整优化;多次举办驻村帮扶工作培训班和片长工作会议,进一步明确工作职责。4.充分发挥企业帮扶作用。竹山县通过“百企帮百村”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开展脱贫攻坚,全县上规模民营企业54家,其中工贸企业38家、商贸企业12家、房地产企业2家、旅游企业2家,全部签订《竹山县非公企业参与精准扶贫实施精准帮扶承诺书》,参加脱贫帮扶工作,从特色产业、专业合作社、就业帮扶、公益帮扶等四个方面与61个省出列重点贫困村开展结对帮扶,并由工商联负责跟踪、督办,确保帮扶效果。(三)脱贫攻坚政策措施到位1.产业扶贫效果明显。竹山县出台政策,整合扶贫资金15.96亿元,扶持发展村集体经济项目1500多个,帮扶到户项目2万多个,农户年人均可支配收入9233元,增速10.54%,分别高于全国8.6%、全省8.5%、全市10.09%,增速居全省第一,20个出列村最高达11800元,最低9033元。贫困户产业覆盖率达到100%,其中农业特色产业覆盖率90%以上,基本实现了贫困人口人均1亩特色基地目标;开工建设光伏电站32座65兆瓦,惠及210个村1.06万户;当年新增农业合作社410家,总数达1072家;500余家市场经营主体结对帮扶1.2万贫困户。2.扶贫政策全面落实。竹山县脱贫攻坚从精准识别转向精准施策,从泛泛发力转向深度攻坚,补齐发展短板,就业、教育、健康、社会保障、政策兜底、生态、信息化、精神扶贫等扶贫政策全面落实。目前为每个贫困对象购买200元医疗保险,实现了贫困户100%参保,扶贫户享受医保扶贫政策住院医疗总费用9098万元。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学生21456人次资助1578万元,组织195名“两后生”参加职业教育技能培训,1019名贫困劳动力参加技能培训,新增转移农村贫困劳动力1507人,兑现春季“雨露计划”390人。救助农村低保对象7187户10316人2287万元,提高五保、孤儿生活保障标准,建立特困供养标准自然增长机制,为5293人特困供养对象发放补助资金4015万元,对10231人次生病住院低保、五保、建档立卡贫困户等困难对象实施医疗救助1175万元,对11010人次实施临时救助1677万元,发放残疾人“两项补贴”9790人727万元。贫困户享受生态公益林政策18075户254062亩297万元,享受生态护林员政策1413人424万元。农村3651名留守儿童、4337名留守妇女、7652名留守老人等“三留守”人员关爱保护体系逐步建立。新建通讯基站240个,常住人口有线宽带普及率超过20%,信息扶贫扎实推进。3.精神脱贫措施得当。全县深入开展精神脱贫三大行动,培植了“和合枣园”、“感恩龙井”等一批十星级示范村和文化大院,建成“精神脱贫示范村”33个,群众摆脱贫困的内动力不断增强。四、脱贫攻坚面临的难题及建议竹山县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全县领导干部群策群力,出实招、干实事、见实效,脱贫攻坚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尽管工作亮点纷呈,但通过实地调研走访得知仍然存在着一些难题,亟待研究解决,以便更好的巩固脱贫工作成果。(一)项目资金拨付进度缓慢与监管问题。在调研过程中得知,国家级贫困县的扶贫资金大多中央和省级转移支付资金,由于拨付分配政策和考核方法等问题,拨付进度普遍存在滞后,一方面影响项目的及时开展,另一方面造成年底大量结转结余现象。同时近几年国家和省里出台了很多整合扶贫资金的政策,随着资金整合力度和额度加大,监管工作目前仍存在乏力和漏洞,亟待加强监管和公开,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严格落实资金拨付时限,加强扶贫项目资金监管力度。一是加快扶贫资金支出进度,对专项资金支出限时结办,实行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月报告制度,对支出缓慢的资金分析原因,及时督促项目主管单位和实施单位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各时点资金拨付金达达标。二是要强化扶贫等各类资金使用监管。严守财经纪律,把控好扶贫资金拨付、使用、监管等问题,保证人员资金双安全。按照“誰管项目、谁用资金、谁负主责”的原则,加强财政资金监管,加大清理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力度,坚持问题导向,对结转资金量大的重点单位、重点项目进行跟踪督办,确保存量资金规模大幅下降。三是确保资金使用合法、合规,不让扶贫干部担风险,不让脱贫工作受影响。(二)易地搬迁如何做好配套及提升老百姓幸福感问题。易地搬迁确实改善了贫困户的居住条件,提升了生活质量和幸福感,但由于按政策人均25平米,对于人口多的相对宽敞,对于人口少的难免会有不满意之处。而且易迁房还存在一些渗水、漏水质量问题,影响搬迁户的日常生活,尤其是存在没有解决生活配套设施、未来生活来源以及处理好老宅问题,这些问题没有处理好严重影响国家扶贫政策的落实效果。加强异迁房屋质量监督,让贫困户安心住能致富。确保异地搬迁的安置点、安置房建设工程质量质量合格,杜绝“豆腐渣”工程;对于少量安置房因建筑工艺问题造成厕所渗水、漏水等问题,应要求承建方及时处理,做好“售后服务”,安抚民心。在贫困村,尤其是异地搬迁安置区加大投入,改善道路、饮水、电网、电信设施,建设农机服务站、幼儿园、村文化站、村卫生室、村图书馆,定期开展文化下乡,改善生活环境和文化环境,破解乡村不热闹、留不住人的问题。在扶貧工作中各级各部门要切实担负起主体责任,不能麻痹大意,不能一“搬”了事,一定要深思熟虑,把困难想多一点,把办法考虑远一点,通过产业扶持、劳动力转移培训等方式来帮助贫困户增收致富,切实解决他们的生产生活难题,真正让他们实现“稳得住、能致富”,真正找到归属感,拥有更多幸福感。(三)处理好扶贫与扶智、扶志的关系问题。扶贫工作中有部分贫困群众存在的“等靠要”思想,一方面存在少数人思想落后、懒惰成性、心灵不纯洁、“一等二靠三要”、争当贫困户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出现了部分贫困化不愿早日脱贫,害怕脱贫脱政策、脱帮扶、脱依靠的依赖心理。针对此类问题一是要坚持“物质”扶贫和“精神”扶贫同步推进,将扶贫和扶智、扶志相结合,加大正面激励,探索治懒措施,改变简单给钱、给物的做法,不大包大揽、不包办代替,切实解决部分贫困群众中存在的“等靠要”思想,二是要引导群众“自强不自卑、期待不等待、依靠不依赖、苦干不苦熬”,不断激发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用自己智慧的头脑和勤劳的双手创造美好生活。三是要弘扬中华民族孝亲敬老的传统美德,引导群众自觉承担家庭责任、树立良好家风,强化家庭成员赡养老人的责任意识。(四)处理好短期目标与建立长效机制问题。深度贫困县由于脱贫摘帽是头号政治任务,有严格的考核指标和脱贫时间表,因此脱贫攻坚短期成效明显,贫困户脱贫速度较快。以贫困户短期物质保障提升和短期收入增长为考核标准的脱贫工作,虽然能够短期内快速推动贫困户实现脱贫目标,但这种脱贫方式大多是在严重依赖政府倾斜性资金投入和“保姆式”政策呵护下完成的,光靠输血没有造血能力是不长久的。脱贫攻坚的关键是保障贫困户收入持续增长,如何通过发展特色产业、尤其是竹山县的全域旅游产业的来建立长效机制,应该是脱贫的关键和方向。竹山县旅游资源良好,已经初具规模,对脱贫攻坚意义重大,建议市、县两级出台扶持政策,加大扶持力度,将带动脱贫功能强的旅游项目纳入全市旅游规划,与知名景区打包开发新线路,协助推广宣传。(五)处理好一手抓脱贫,一手防返贫问题。根据贫困分类统计数据得知,脱贫攻坚工作中存在因病返贫、无技术返贫占比超过50%。因此如何防止一边“输血”、一边“失血”、无力造血再度返贫现象的发生,也是扶贫攻坚的要啃的一块硬骨头。部分贫困村不仅“三留守”情况严重,而且单身汉情况也很突出,这一社会问题原因复杂,需要给予必要的重视。为防止脱贫群众再返贫,应建立长效扶贫工作机制,坚持做到机构不撤、队伍不散、干劲不减、力度不降,持续用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发展,为贫困户铺好长久的致富之路,不断巩固脱贫成果,从根本上脱贫。通过产业扶贫,让更多的外出务工人员能在家门口挣钱养家,解决三留守问题,关爱鳏寡孤独,营造和谐家庭氛围和社会文明。(六)处理好非贫困户与贫困户的攀比及新的社会矛盾问题。调研中发现基层不乏这样的例子:同户分家的两兄弟,哥哥勤劳苦干,常年在外务工也盖不起一套房子,而生性懒惰的弟弟却因为当上了贫困户,近乎无偿地获得一套住房。这种“给”出来的社会矛盾,也让不少未享受相关政策待遇的非贫困户十分羡慕,导致贫困户和非贫困户结下“梁子”,引发不少争端。贫困户与非贫困户、贫困村与非贫困村、干群之间的矛盾凸显,深层次原因在于“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社会心理,难以兼顾好边缘贫困群体和对农民整体思想教育缺失等问题,折射出的是当下发展不均衡不充分的根本问题。针对此问题一方面要加大对农民思想再教育力度。对农民的道德教化乃至思想再教育一定要破题,不仅要把激发贫困人口内生动力、增强发展能力作为根本举措来抓,更要把加强和改进对农民再教育工作摆在重要位置。另一方面,在产业扶贫实践中,不仅应将贫困户嵌入产业链中,同时吸引一般户参与产业发展,通过互促互进,实现共同脱贫致富。Abstract:Poverty alleviation is the first livelihood project and the focus of all current work. We will resolutely win and fight against poverty and ensure that all poor areas and poor people will enter a comprehensive well-off society by 2020. This is the solemn commitment of the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to the people of the country. Zhushan County, located in the hinterland of Qinba, is the main water source area of the National Middle Route Project of South-to-North Water Transfer and the main battlefield of poverty alleviation in Qinba Mountain Area. It is one of the 29 key national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development counties and one of the nine deep poverty counties in Hubei Province. In the three years, the county people struggled to tackle the problem and innovated ways and methods of poverty alleviation. The incidence of poverty fell from 36% in 2015 to below 12% in 2017. Significant progress and staged victory have been achieved in poverty alleviation. However, due to the poor environmental resources in the mountains, weak self-development capabilities, and many constraints on industrial development, the task in poverty alleviation is still very arduous. At this stage, how to deal with the disbursement and supervision of funds, the relocation of the land and the ability to get rich,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ambition prompt, and education development, short-term goals and long-term mechanisms, out of poverty and poverty returning, poverty and non-poverty are particularly important.Key words: Poor counties; Poverty eradication; Research Report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